欢迎来到开封市社会保险中心!

2019-09-10 14:30:18
王冠威,尉氏县社保局副局长。记者在拐杨村再次见到他的时候,已然跟上次在局里和他见面时完全不同了,现在的他黑瘦黑瘦的,一件T恤衫加上一个大裤衩子,脚上再蹬一双沾满泥土的凉鞋,如果不是那股精干的气息异于常人,几乎真的要把他当成这村子里的一位村民了。

 

王冠威是市人社局驻拐杨村工作队队长兼驻村第一书记。拐杨村是市扶贫部门确定的“大非重点村”,也就是建档立卡人口超总人口5%的非贫困村,2017年5月精准识别后,拐杨村共有建档立卡户15户,68人。“大非重点村”的扶贫任务并不轻松,同时能够获得的资源却相对有限,但是在王冠威的带领下,工作组克服困难,想方设法开展工作,2018年实现了14户65人脱贫,目前仅剩下1户1人未脱贫(因病)。
随着脱贫攻坚工作的深入推进,不仅建档立卡户的内生动力得到激发,也切切实实得到了各项扶贫政策带来的实惠,群众对驻村帮扶工作的满意度达到100%,拐杨村也成为受乡党委、政府表彰的“脱贫攻坚工作先进村”中唯一的“非贫困村”。
带着敬意和一丝好奇,记者走访了几位村民,发现工作组并没有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情。为什么群众对他们的工作如此满意呢?原来答案也很简单,因为大家觉得,王冠威和他的工作组是一心一意为贫困户着想的,他们是“自己人”——这样就很容易理解了。
 

 

“他特别尊重我们,他对我们有感情”
杨某是2017年11月底驻村起,王冠威走进的第一个建档立卡户家庭。所有人都记得王冠威对当时情景的回忆和描述:“我看见一个干净整洁的小院,摆放规整的物品,第一感觉肯定是这个家里有一位善于持家的妇女,根本不会将这些与这对患难夫妻联系起来。杨某是一位头发花白、身材消瘦的老者,他的发妻是一位因长期卧床肌肉萎缩、皮包骨头的老太太,一张医院病房标准的病床是这个家最“高级”的家具。但是透过昏暗的灯光,注意到老太太脸上洋溢的笑容,清晰的思维,开朗的笑声,仿佛眼前看到的一切都与她无关。当时,我就被他们的坚韧、乐观、豁达所震撼。这一幕成为激励自己做好脱贫攻坚工作,甚至是今后从事的所有工作的动力——还有比这种情况更糟的吗?一对花甲老人尚能坦然面对,白首相依,不离不弃,患难与共,我们遇到的困难在这里根本不值一提!”
他介绍工作的语言很朴实,但是你完全可以感受到他对贫困户的感情,那是发自内心的尊重和敬意。后来记者随从他一起拜访了杨某夫妇,亲眼看到他们互相嘘寒问暖,胜似亲人。杨老太太虽然行动不便,但是精气神确实不错,也很健谈。她介绍说,王冠威刚来那会儿,经过入户了解发现,自己虽然肢体一级残疾,长期瘫痪在床,但没有办理残疾证,儿子,儿媳,孙子,孙女四口长期在外地(济源)居住、务工、上学,也没有享受相关政策。村干部的解释说,她的病在正常人来讲是小病,就是腰椎压迫神经导致下肢瘫痪,做个手术就能恢复。听起来似乎合理,可王冠威却没有这么想,因为他知道杨老太太是免疫系统特殊疾病感染者,伤口愈合特别困难,所以这种手术很小,但是没人敢做!于是,他积极联系相关部门,鉴定为肢体一级残疾,每月开始享受60元的生活补贴和60元的护理补贴,并且为他们申请了轮椅,对小院进行无障碍改造,方便他们出行。因为所在的幼儿园是非正规的私立幼儿园,孙女在就学地无法享受学前教育补贴(生活补助和教育保教费)。为了解决这一问题,王冠威又想方设法与当地教育主管部门取得联系,多次沟通协调之后,当地教育主管部门同意并无条件将其孙女转学到离家最近的公办幼儿园。后来大家才知道,在这家公办幼儿园,孙女是唯一的建档立卡户家庭子女。说到这里,杨老太太还特别强调好几句:“冠威这个孩子,好人,好领导!”
 

 

“他比我们看的远,让我们有了奔头”
和王冠威聊天时候,他特别提到了一个好消息,说村里有一个贫困户家里出了个大学生。于是,记者也跟着他去了一趟杨某家。
这位杨某是肢体四级残疾的建档立卡户,家中三口人,女儿小敏(化名)2018年被一所大专院校录取。但是,小敏拿到录取通知书后的兴高采烈很快就被父母脸上的愁云遮盖。杨某给女儿说:“妮,咱别上了吧,咱家也供不起你啊,你还是出去打工吧,挣钱了咱嘞日子也能好过点”。穷人家孩子懂事早,小敏并没有什么抱怨,她点点头,第二天就跟同村人一块坐上去郑州的客车,到一家饭店打工。
与此同时,在王冠威看来,教育是阻断贫困代际传播的最有效手段,因此自驻村起,他就把15户建档立卡户中在校生情况进行了摸底,做到了然于胸。他知道2018年和2019年有两家贫困户会分别有一名高中毕业生,她们毕业后走向何处会直接影响自己和一个家庭的未来,所以也就格外关注。估摸着孩子的录取通知书到了,他便登门拜访:“老杨,姑娘的通知书下来没?”“下来了。”“那得恭喜你啊,培养一名大学生。”“哎,有啥恭喜嘞,妮想去上,俺也供不起啊,俺两口叫妮去打工了,早点挣钱,俺也早点脱贫”。
一听这话,王冠威当场急了:“你啥情况?喝多了?咋迷糊啦!咱每次宣讲政策都会讲到国家对教育扶贫是多重视,给了那么多好的政策不就是想让孩子能顺利完成学业吗?”接着,一条条把大专生每年能享受“雨露计划”3000元、国家助学金4000元、助学贷款、新生报到交通费500元等政策详细的给他讲了一遍。“对了,市残联今年还专门针对残疾人家庭大学新生有一个帮扶资助,像你家这样的残疾人低保家庭,持孩子的大学录取通知书还能额外享受2000元的助学金,这些政策都落实了,差不多孩子就是免费读大学了,加上小敏这么懂事,知道节省,除了学费一年能花几个钱!”
“王书记,你说嘞这些政策,也不是听你讲一遍了,我跟你说句实话吧,我就怕借了钱送孩子去了,这些政策能不能落实心里没谱啊!”。原来他的顾虑在这,也难怪,村里甚至周边十里八村的建档立卡户中,他女儿是第一个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孩子,真是不知道会是啥样,有点顾虑也正常,只要打消他的顾虑,孩子上学的事也就有了着落。王冠威当即拨通残联一位朋友的电话,打开免提咨询残联的助学政策,简单介绍了杨某家的情况后,电话那头传来肯定的答复:他家符合资助政策,只需带上“档卡”,户口本,录取通知书,本人残疾证,到县残联就能办理。
然后,王冠威斩钉截铁地说:“你必须去试试,放心吧,帮助建档立卡户脱贫致富是党的庄严承诺,教育扶贫政策就是为了大家更高质量的脱贫,老话都说一诺千金,如果办不成算我嘞,这钱我出,咋样!”
“中中中!”哪个父母不希望孩子有出息呢?吃了定心丸的老杨,气色立刻就不一样了。没几天,他就跑到村委会,高兴的说“王书记,残联嘞资助金打存折上了,这眼看也快该报道了,我给姑娘打电话叫她回来,收拾收拾送她去上学——谢谢你王书记,要不是你,俺娃真就不能再继续上学了!”
孩子回到家当天,王冠威就带着专门给她买的行李箱,一些学习用品、生活用品过去,还没说话,孩子就先哭起来,然后一家人哭成了一团。
 
“他维护俺们贫困户的利益,一点都不怕事儿”
随着扶贫工作的不断深入,让人始料不及的不协调的声音也会偶然出现,特别是在改善建档立卡户户容户貌,实施“六改一增”的过程中,因为帮扶力度比较大,不断地能听到“贫困户咋恁得劲”,“俺也要当贫困户”的声音,而这时候最紧张的其实还是那些贫困户,因为他们最知道扶贫资源的珍贵和有限,特别担心自己的利益被别人侵犯,而大家又乡里乡亲的,又不太好意思去正面相争。
不过王冠威心里有数,他一早就强调了纪律:“任何人不能坏了精准扶贫的规矩,任何人不能浑水摸鱼,如有发现,坚决斗争到底。”
一天傍晚,乡政府乡长到村督导脱贫攻坚工作,在他完成入户发动车准备走的时候,有村民拖着一个装满了病历、药品的大塑料袋,另一位老太太抹着泪,俩人趴在车上不让开动。当时大家都被惊到了,拐杨村虽然不富裕,可倒是一个多年的信访稳定村,谁见过这场面。“俺要申请贫困户,俺要当贫困户,今儿恁不给俺定贫困户恁不能走!”乡长迅速下车,大致了解了他们的情况:一户是突发疾病,医疗费用支出较大,另一户只说家庭困难,孩子养活不起。最后,给他们明确的答复:贫困户的申请要走程序的,你如果符合条件的话,明天先向村委会提出申请,咱按规定办。好说歹说,总算放行了。而对这两户“疑似贫困户”的精准识别任务就落到了王冠威的头上。王冠威立即展开外围走访调查,发现生病那位村民一家五口,儿子在郑州务工,月工资基本在5000元左右,家中XX亩土地基本流转出去用于开港大道的绿色廊道建设,每亩每年净收益1600元,家人名下两辆汽车,其本人确实突发疾病,但是实际花费没有那么夸张。另一位老太太有两子两女,女儿出嫁,目前跟二儿子生活,她大儿子经商,二儿子跟随本地建筑队务工,无论收入还是生活水平都在村里属中上等水平。因为两户人均纯收入远超国家贫困线标准,所以不能认定。为了让他们心服口服,在列举事实的基础上,王冠威也重点了解了他们思想的症结,一户因为土地流转,总在为无地可种发愁,另一户其实是赡养问题不顺畅。于是,村干部帮前者租了一块不错的耕地,解决后顾之忧;给后者子女批评教育,理顺赡养办法,之后两户人也都表示满意,也不会再无理取闹,一时间沸沸扬扬的“截访”事件,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王冠威确实没有在引资这类事情上有什么“大动静”,但是他对群众有着深厚的感情,敢于坚持原则,严格主动地落实各种政策,也因此得到了大家的信任和拥戴。王冠威说:“其实扶贫更重要的是扶心,那本质上就是心与心的交流,心灵之间的交流,不真诚,怎么行?”

上一篇:省根治欠薪夏季专项行动暗访调研组莅临开封开展督察工作
下一篇:今年前8个月全市城镇就业新增5.6万人

分享到: